空海出生與家學

公元七七四年,即日本寶龜五年六月十五日,空海弘法大師出生於四國讚岐,國多度郡,屏風浦,即今香川縣善通寺市,小名叫真魚, 父親名佐伯直田,母親名阿刀玉衣。其家系為四國豪族。<常陸國風土記>記載,佐伯一族,是從事採礦業,在四國八十八靈場附近, 開拓金、銀、銅、硫化鐵、水銀等礦山。母親阿刀氏一族,本屬漢人,由中國華南移居沖繩島,再由九州至四國定居,也從事產鐵業。 空海自幼得到母親教授漢文,書寫得一手毛筆字,更熟讀中國古代文學,而他對於其家族的採礦業務,也很尊至學習,故空海對探查礦胍, 採礦、精鍊加工、開掘井泉及土木工程等知識,十分精通。他是家中的第三個男孩,自幼已表現他不平凡的性格,且聰敏過人, 深得其家族及父母的歡心,為全族人的指望,族人期望他長大後為官吏,在空海十五歲時,被送到平安京他舅父阿刀大足家中寄住, 阿刀大足是出名的漢學導師,藉此關係,空海順利地進入大學,在大學供讀不到一年,因不滿當時的貴族子弟,一無是處,卻可以大學畢業, 繼而高官厚職,他對日本朝庭這種門弟制度感到不滿,毅然退學。

空海退學後,在國內走訪名山大川,在偶然的因緣下,遇到勤操和尚,得聞「虛空藏求聞持法」頓覺大開般若之門,遂入山林修行, 先居住於四國阿波的大龍岳,即現今太龍寺,再到土佐室戶岬內一個山洞中,修求聞持法.在此地,空海能感應虛空藏菩薩,與之產生共鳴, 他在室戶岬修行時,體驗天空之浩翰,海洋之廣闊,故二十歲在和集國槙尾寺出家時,法名空海。空海二十二歲在東大寺戒壇受戒, 二十三歲在大和國,即現今奈良高市郡,久米寺中發現大日經七卷,空海先看第一卷,完全領會個中含意,但卻未能貫通第二卷, 心中很想訪尋名師指導。空海本來已熟讀中國的四書五經等,對於儒家,道家的思想甚為透徹,故在二十四歲那年, 作「三教指歸」分析儒、道、佛三教的學說,後人謂此「三教指歸」為空海出家宣言。

空海赴唐求密法

空海在國內遊歷,在山中修行達七年之久,族人都希望他能回心轉意,回京任官,但空海於三十一歲回平安京後,請求其舅父安排他前往唐朝求法, 當時阿刀大足為桓武天皇的皇子伊予親王的老師,足可為空海安排赴唐,唯阿刀大足曾勸告空海不可前往,理由是當時的船隻十分簡陋,在茫茫大海中航行, 易生危險,九死一生,且旅費及學費相當昂貴,大約為現今日元一億,實非容易籌得,但由於空海的堅決,終於在公元八0四年七月由日本日浦港出發, 啟程前往大唐,在長崎縣,認識了同船赴唐的橘逸勢,他就是日後興空海及嵯峨天王,被稱為「三大筆」。

當日出航赴唐時,共有四艘船,第一艘是遣唐使藤原萬野磨,空海及橘逸勢同乘坐的,第二艘是副使和最澄乘坐的,最澄當年三十八歲, 比空海年長七歲,是內奉十禪師,由於當年直正桓武天皇當政,位於奈良的佛寺開始想干御朝政,威脅到天皇的地位,桓武天皇便將奈良的京都, 搬到平安京,並在平安京設寺廟,設立新寺,更要有新的佛學思想,以對抗奈良的佛寺,因而選出最澄,赴中國天台山學佛,以鞏固平安京內的佛寺, 鞏固其京都的勢力。最澄於是與空海同期在日浦港出航,至於第三艘船被暴風雨摧毀,只好回日本去,第四艘船沉於大海中,故四艘遣唐船中, 只有空海及最澄的船能安然到達中國。

空海所坐的船,因遇暴風雨,於八月十日,漂流到福州赤岸鎮,當時福州官吏以為有倭寇入侵,不許他們上岸,大使寫了三次陳情書, 卻未能將他們的來意說清楚,且將他們驅趕至沙灘立足,肌寒交迫.有人不支病倒,空海於是代寫陳情表,說明來唐實情,觀察使始知他們的用意, 禮待這班遣唐使,並申報長安。空海的陳情書現收錄在門徒真濟所編輯的「性靈集」內。

最澄所乘坐的船,漂流到明州的寧波府,登岸後,最澄直接到了天台山,學習天台宗,一年後,帶同「密宗文獻」返日本回報, 得到桓武天皇的認同,在比叡山設教壇,成為國內的傳教大師。

空海是留學生,要在中國留學二十年,始可回國,他們一行人等,由福州、越州、洛陽再到長安,全長七千多里, 於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始能到達,最初與大使同住,後搬往留學生的宿舍~~西明寺居住。

長安在盛唐時是一個國際城市,不但佛教鼎盛,也傳入了西方的宗教,如拜火教、景教、基督教等,因而文化、經濟也十分發達, 空海初到長安,自然到處遊歷,到每一個教派內觀察,詳盡地詢問他們的教義,傳統文化等,皆覺得不外如是,他最終還是想訪尋良師, 傳授他梵文,於是請教西明寺照顧留學生的比丘,比丘著他先拜般若三藏及牟尼室利三藏學習梵文及印度哲學,只學了三個月, 已能領悟印度的哲學思想,及熟習梵文的書寫,般若三藏法師非常驚訝他的才華,詢問之下,知悉空海欲學習大日經, 法師便將他從印度帶來的經典翻譯本送給空海,並告知密教的傳人惠果阿闍黎在青龍寺,因病愈後身體還很虛弱,怕不久人世, 著他早日趕到青龍寺,拜惠果門下,便可得求密法。空海即連夜趕路,到青龍寺,惠果阿闍黎一見空海,即對他說︰「等你很久了。」 原來在空海末到青龍寺前,惠果早料到中國的佛教將會滅亡,密教要東傳日本,方可留傳,足見惠果之法,靈驗出眾。惠果將整套密法, 傳予空海,引起門人的議論,惠果對門下弟子說︰「密宗本是由天竺傳來中國,現在東傳日本,有何不可?」

空海在公元八0五年六月十三日接受胎藏界灌頂,七月上旬接受金剛界灌頂,八月十日接受阿闍黎位傳法灌頂,三個月來不眠不休地鑽研密法, 已得到惠果的真傳,青龍寺有三千名弟子,只有六名受法,而允為嫡傳正統的密法者,只空海一人。惠果於臨終前,勸空海早日回國,並早日將密法帶離中國。

空海是留學生,規定要留在中國二十年,方可離開,空海只得請求橘逸勢,引見遣唐使高階遠成,橘逸勢亦有回國之心,一同稟告高階遠成, 高階遠成得知空海所學的密法,定能富國強兵,是純正的密教,對日本定有深遠的影嚮,便幫助他們回國,空海在太宰府寫了「御請來目錄」 表明已從唐國取得密宗經典二佰一十六部四百六十一卷,道具九種,及惠果和般若三藏所贈十三種經典,為密法的全部。正直當年桓武天王已逝, 平城天王繼位,他不許空海入京,韌令他留在九州太宰府,等候下一批遣唐使到來會合,再返唐國,後來伊予親王涉於叛變,在獄中受折磨, 服毒而死,空海的舅父阿刀大足,連夜逃到九州,與空海同住,後平城天王因病讓位其弟磋峨天王。

磋峨天王是一賢君,很有才學,對空海的才華十分賞識,後更與空海、橘逸勢,合稱為「三大筆」。天王曾看過空海寫的「御請來目錄」, 對空海所帶回來的密法十分感興趣,便批准空海回京,賜高雄山神護寺予空海,空海成為神護寺主持時,年三十六歲。次年, 空海申請在神護寺舉行鎮護國家火供法事,幫助磋峨天王不需武力而能解決國家陷於分裂的危機,使磋峨天王的王位更鞏固。

最澄向空海求法

桓武天王在位時,奈良的佛寺,為南郡六宗、三論、成實、法相、俱舍、華嚴,律等,後來僧侶介入政治,桓武天主因而遷都平安京,乃依照長安而建, 且派最澄赴唐求法,待最澄回國,將其所學佛法,用以對抗奈良的佛寺,因而最澄所帶回來的密教,早被國家承認,且被尊為「傳教大師」,成立了「天台宗」。 但當最澄看過空海的「御請來目錄」時,方領悟自己帶回來的密宗文獻,並非密法的全部,便相約空海在京都乙訓寺會面,請求空海教授密教真義。

公元八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,空海三十九歲,在神護寺為最澄及其門徒十七人,舉行金剛界結緣灌頂儀式,同年十二月十四日舉行胎藏界結緣灌頂。 第二年三月又為另一批門徒授金剛界灌頂,其中包括了最澄的愛徒泰範。之後,最澄要求空海授以阿闍黎灌頂,空海拒絕了他的請求,並告知他要修行三年後, 始可接受阿闍黎灌頂。最澄知道空海在長安只有三個月,便接受阿闍黎灌頂,何以自己則要三年之久呢?空海告知最澄,他在赴唐之前,已作了準備, 是用上了十年的時間,在山林野谷之地,以身體作體驗,以心性去溝通,密法的神髓,又豈止能以短短三個月的時間,來灌輸到他的心坎之中呢?

最澄雖明白空海所言,唯比叡山的事務繁多,不可能留在神護寺三年,便派弟子泰範留下來,以代替他學習密法,因泰範是最澄指定的天台宗繼承人, 心想只要泰範學得密法回天台宗,便有所作為了。不久,最澄派弟子向空海借「理趣釋經」,空海回信拒絕,謂「理趣釋經」不能外借,最澄親到神護寺見空海, 空海告知最澄,「理趣釋經」有別於其他宗教經典,內容有涉及人所忌諱的性事,非一般人可以領悟,恐別人產生誤會,勸最證以密教為宗, 但最澄始終認為法華一條才是正宗佛教,想召回泰範,泰範卻寧願繼續追隨空海學密,不願回比叡山去,最澄於是不歡而散。

空海與最澄的出生、悟性、胸懷、及其際遇都大相逕庭,其對人處事亦各有差異。比叡山及高野山都是高山,冬天一到,積雪丈深,寒風剌骨, 空海及最澄都是在此寒冷之地修行,空海准許門下弟子飲一杯鹽酒,但不可以佐以膳食,高野山僧人都有在酒裡放酸梅的傳統,稱為「般若湯」,最澄則「飲酒者離山」, 最澄雖為傳教大師,得到桓武天王的承認,但對於未能學到密法的全部而抑鬱不歡,終於在五十六歲時人滅,門下弟子續其法,天台宗至今亦存在於日本。

行遍四國之寺院

空海四十二歲時,全國遊歷並到四國巡行,其原因有二:

(一) 空海認為門下弟子需要像他當年一樣,在山林中修行,以助行者體驗密法,領會佛陀的精神。

(二) 空海不想真言宗成為貴族宗教,可讓一般平民百姓接觸到密教,人人皆可即身成佛。

空海四十三歲向磋峨天王求賜高野山為真言密教根本道場,四十八歲時為傳燈大師,兼任內供奉十禪師, 空海的家鄉四國讚歧滿濃池經常缺堤成災。空海記憶中,幼時只要連場大雨,滿濃池定會缺堤, 農戶每受損失,造成傷亡,雖時有修輯,但卻起不了防堤作用。當地官員上書朝庭請空海監工, 空海授命,召集村民開會,謂將建堤成弓形,需在不下雨的五十天內完成,便可收集八十八條河水, 並在這段時間內建壇做護摩法事,村民分批日夜工作五十天,便成一百天的時間,堤壩剛完工,大雨即至, 果真沒有再將堤壩沖破,空海及各村民都非常欣慰,村民皆驚嘆空海的能力,空海謂這是密宗的優異之處, 以發揮人的潛能至極大。空海五十歲時,任東寺 (教王護國寺) 住持,當時的日本沒有一宗一寺, 空海欲建真言宗寺廟,獲准許,即在東寺設計立體曼荼羅,並設一尊藥師佛像,以十二神將抬起蓮座, 此藥師佛像全國只有一尊。空海五十五歲時,設第一所庶民學校,名「綜藝種智院」免費教授醫學、 土木、建築、工藝等,但於空海人定留身後,因缺乏經費而被迫關閉,現今的種智院成為茶道, 並在內供奉了由唐朝運來的五尊虛空藏菩薩像。五十一歲,二月天,日本發生旱災,天王命空海求雨, 在宮中的禮泉苑,以惠果傳授的「請雨經法」設壇禱告七天,結願之日,黑雲密佈,四處雷聲不斷, 下了三日三夜的雨。三月二十六日,天王任命空海為少僧都,十天後空海請辭,不獲批准,三年後再任命為大僧都, 五十七歲,空海在東寺完成了《秘密曼茶羅十住心論》十卷,及《秘密寶鑰三卷》。

《秘密曼茶羅十住心論》,內容是修行的十個層次,將每一住心解釋得淋漓透徹,為修行者必讀。空海將 密法整理得有聲有色,在日本發揚光大。

空海之立教開宗

「真言宗」之名是空海所創,空海在《船若心經秘鍵》中,謂「真言不思議,觀誦除無明,一字含千理, 即身證法如」。真言者,乃佛菩薩之言,真實不虛之言。空海認為,世人多苦惱,出自其無明的妄想, 欲除無明妄想的源頭,只有如來真實不虛之教誨,使之盡絕世人迷妄與執見,以早傳於心底的佛性, 潛在人本心的清淨,以生活的體驗,現三十二形,八十種妙相,成娑婆世界。空海欲世人能自悟, 以真言密教,勤行精進,修三密加持之行,使凡夫身即身成佛。

空海的入定留身

空海五十八歲患病,再度請辭,朝庭仍然不許,至五十九歲終能辭去一切官位,回高野山。八月,在高野山金剛蜂寺, 舉行報謝四恩的萬燈萬華法會,四恩即國家、父母、眾生、三寶。六十一歲勤令在宮中的真言院設天王家之安泰國家的和平祈願。 六十二歲正月八日回高野山,拒絕進食,並預言三月二十一日寅時入滅。最後七天,不沾滴水,並令門下弟子以光明真言送行,自言只是到宇宙遊歷,將再回來。

空海門下弟子眾,其中以真雅、真言、實惠、真濟、真如,及晚年弟子圓行等十大弟子,最為精進。九二一年後,醍醐天王賜號「弘法大師」。自空海弘法大師入定後, 門下之大德最精進傑出者,有十大弟子,他們就是實惠、真濟、真雅、智泉、圓明、泰範、真如、道雄、果 、忠延等,他們皆直接接受空海薰陶, 為空海明點的法燈,而他們的功績標榜,為真言宗之佈教及發揚工作創出光輝歷史。

Powered by Kitcle Limited. 網頁設計 | 系統開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