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驚奇戲碼一個接一個

西曆十月十日是人類歷史上最悲劇的一天,全球單日確診新冠肺炎的人數高達36萬人,歷史上罕見。十月十日丙戌月丙戌日,竟是全球瘟疫高峰日,正如我的預言「戌」月沖走「辰」的防疫密碼,瘟疫會有回馬槍,「十月十日是大關口」,更揭示了「丙戌」就是此次瘟疫的代號!生於「午」月的特朗普確診新冠肺炎的日期是在「戊寅」日,正說明他最忌「戊戌」、「寅」及「午」火的三會火局,已明顯之極。因此,整個丙戌月將上演「瘟疫」鬥「侵侵」的戲碼。

  在「丙戌」月大凶月中,特朗普還是要過一連串「戌午寅」大凶日的大病復發及選舉暗湧衝擊。這些日子為他帶來凶日關口,以日期而論,最凶是西曆十月十八日的「甲午」日、廿二日的「戊戌」日,以及三十日的「丙午」日;而次一級的凶日關口在西曆十月廿六日及選舉日十一月三日等。但大家要注意,香港與美國有十二小時的時差。

  我直言他在今年十月初因「二五交加必損主」而大病的占算準確無比,有目共睹。他急速「病瘉」,但明顯面青口唇白,雙目難睜,聲線中已暴露出肺部重創,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遇上這個病,真的元氣大傷了,這是事實!我曾有專文論及,他的白宮辦公室內放置的前總統的銅雕及掛畫,會為特朗普帶來一個潛藏的宿命危機,遇刺受傷及晚景淒涼。要知道在歷史上「庚子」年不利美國總統,曾有總統遇刺身亡,就算連任也於翌年面對死亡的威脅。特朗普能否打破宿命,要看他的造化了。事實上,「特朗普」三個字,有點累了!

李居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