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敦化誠品結業說起

誠品敦化南路的廿四小時旗艦店,是很多香港人的集體回憶。儘管香港人並不喜歡逛書店,甚至比之日本、中國及台灣三地的人,是一個最不喜歡看書的地區,但也必曾去過台灣旅行,也必然朝聖誠品,超越了任何政治的原因。
知「誠品」的人多,但知「吳清友」的人少。吳清友是誠品書店的老闆!沒有他,相信沒有誠品,也沒有我們的集體回憶。誠品的成就,令人佩服,也是因為他。
吳清友先生於三年前的二〇一七年七月十八日病逝。今年是他逝世三年祭。在大家懷念敦化南路店消失的同時,似乎應同時懷念一下這位誠品的創辦人,沒有他,才真正沒有誠品,也沒有我們的集體美好回憶。

我有幸在台灣誠品舉行《李居明餓命改運學》新書發佈會,是上一個鼠年二〇〇八年的事,成為我人生中難忘的回憶。

 

緬懷重慶南路的書店

今日到台北旅行,最痛苦的事情,便是在重慶南路上追思悼念一間又一間書店的死亡和搬遷,尋找舊日的書店是因結業死亡,還是搬到另外一些地方,竟成了今日去台灣旅遊的一個苦痛旅遊經歷,令人不勝欷歔。七、八十年代重慶南路書店林立,我們學術數的人,必然朝聖的書店,叫做「集文書店」。說到「集文」應該可以說一句很誇張的說話,只要你曾學過術數,你的書架藏書內,就必然有「集文」出版的術數書。
想當年在旺角的「馬健記」,便是出售「集文」所有出版術數書的香港總代理。當年旺角西洋菜街,近先施百貨的「馬健記」,不知「培育」了多少香港著名的術數名家。而作為術數書的「源頭」,集文書店已離開重慶南路書店十一年,現在搬到萬華區環河南路二段一百二十五巷七弄十六號,一條半點書香也沒有的陋巷中,門前有「集文書局、五術圖書」八字,提示尋找哺育多少術數名家的懷舊人,重新找上這家書店,去緬懷自己的成長。

誠品是香港人集體回憶

喜歡術數的人,無人不知「集文」,在八十年代未有「誠品」之前,便真的是「金石堂」的世界。「金石堂」在重慶南路的店有七層,在當時搶盡其他老店的鋒頭,一時無兩。直至「鼎泰豐」開始成名,大量港人赴台灣旅行,無人不曾幫襯「鼎泰豐」的小籠包,而「金石堂」其中一間分店剛巧在「鼎泰豐」旁邊。由於等位花上一小時以上,「金石堂」便成為等位時必逛之書店。
「鼎泰豐」小籠包傳奇可媲美「誠品」,還有帶旺了永康街。一九八九年誠品仁愛店開幕,那時仁愛路的圓環上有一家財神酒店,因火警而荒廢多時,對面有台菜及著名的「京兆尹」,以吃京菜及奶露著名。旁邊小巷有一間「劉家小館」,其水餃獨步,當時吃了好東西之後,步行至誠品店,是一九八九年及九〇年間最佳的節目。那裏還有一間著名的「新學友」書店,也很有書香。
仁愛路誠品第一間店開了六年,才搬到目前結業的敦化南路店,再開業四年才變成廿四小時店,由一九九九年開始成為地標。其實那段時間,是誠品最艱苦經營的時刻,我亦有幸在那裏見到誠品創辦人吳清友先生,穿着白衣坐在那長長的咖啡室長枱旁遙望收銀台,憂鬱的眼神,一臉的霜冷,那時誠品在嚴重虧蝕,聽說誠品賣書一直虧蝕了十五年。

知道誠品的人多,知道誠品的創辦人吳清友先生的人少。相片取於吳錦勳先生的《之間》一書。他三十九歲創立誠品前因心臟病險些死去,他說與太太完婚前曾算命,瞎子講明他三十九歲有生命大劫,十分準確。

 

我與「誠品」的緣份

二〇〇八年,我有幸在誠品舉辦了我的個人書展,推介《餓命改運學》一書,在台灣打響知名度,被傳媒稱為「香港第一神算」。下機時竟有數家電視台記者在機場出閘處等候採訪我,即晚被各大台灣電視台捧成新聞人物。訪問內容評說預言馬英九能否獲選台灣總統,我以「一隻老鼠救台灣」七字,認為馬英九可順利勝出。那次誠品書會,令我畢生難忘,也感到一個小小風水師獲此榮寵,也實汗顏之極。
當年在新加坡開了一個二千人的大型講座,當天晚上造成新加坡文華酒店大塞車,景象記憶猶新。台灣誠品書會在信義店舉行,同日台灣財經界名人謝金河是財訊的社長,邀我出席他的演講會,結下深厚的緣份。

「大無畏」之心創辦誠品

今日敦化店結業,令我回憶很多當年的往事。還記得誠品吳清友先生,原來在一九八八年創店前夕,本想到英國購置兩件藝品,因被歧視而拒絕不出售該兩件價值連城的藝品給一個中國人,而使吳先生以此筆財富發心開辦誠品。又因一次心臟大病瀕臨死亡邊緣,得以奇迹復原,以「大無畏」之心去創辦誠品,看來可用一句「置之死地而後生」來開創誠品傳奇。
之後吳先生兩次心臟病復發,是來香港瑪麗醫院進行手術而康復的。十年手術後,要來港重配心臟的新配件,吳先生拖延了這個「電池」的延續,不幸逝世。幸好誠品早安排其女兒吳旻潔接班,誠品得以延續。二〇一五年,誠品在蘇州工業園金雞湖畔開設最完美的誠品概念旗艦店,佔地五個足球場那麼大,更是吳先生親手打造的空間美學項目。今年誠品在台灣也有旅館叫「誠品行旅」,實現文化人的心中簡約居住理想。

當年應台灣政經名人謝金河邀請,參加大型演講會。根據台灣的八字我以「一隻老鼠救台灣」點評當年的政經形勢。

 

用自己的光照亮自己的生命

看到誠品的成功,也每次於訪台到目今到蘇州,因誠品而佔據了我們的旅遊空間,或多或少令我們有點書看的衝動,更有學一點文化修養。每晚想起,都會抬頭向星空處懷緬吳清友先生。
還記得他的那句最令我產生共鳴的格言:「人不需要他人來定義,回到最簡單的自己,便好了!用自己的光,照亮自己的生命。」還有他在香港四季酒店牀頭紙張上所寫的那句「遇到好事,問為何是我。見到壞事,問為何不是我……」、「他人病痛,心懷同情和對自己幸運的感恩」……很多很多的嘉言雋語,見證了誠品真的十分卓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