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用圓形多些圓融幸福

  我一直有研究世界各地的圓形建築,建築形狀如何為人們創造愉悅的生活方式。有位建築師刻意將直線公路改建成環狀彎道,大大增加了通行時間,曾遭來司機的抱怨。原來他這樣做是不想讓在此通行的人錯過沿途湖畔的風景,拉慢人生的節奏,拉近了人與大自然的距離。全球最幸福的國家,如芬蘭和丹麥,他們有很多圓形的建築物,如圓形的教堂等。香港人做事出名太快太高效率,原來也是受整個城市的建築磁場所影響,我們要習慣不要太多直線,多些圓形和曲線,令大家可以幸福多一點。

  回想在八十年代,中環康樂大廈(現怡和大廈)的圓窗設計,灣仔合和中心是旗鼓印箱的「圓鼓」設計,加持了香港當年的繁榮。八運開始,香港出現了很多「魔廈」,古靈精怪,用了大量的直線和玻璃的設計,違逆了「天圓地方」中國傳統文化。直線是切割,令社會產生鬥爭和無情。透明玻璃的建築潮流,引發失去私隱和招惹官非的惡運,均不是幸福和圓融的文化。

  香港近年行衰運,一定是風水上出現了問題,香港人正遭受這些大凶建築物所毒害。由政府總部的「門常開」中空胯下之辱令香港人的國際形象插水。整幢建築都是以直線設計,充滿切割暗射,引發社會鬥爭,人心散亂。而香港經濟衰退,與滙豐新廈的透明玻璃及無底設計不無關係,「無底無根」的設計如漂浮在海上,搖擺不定,嚴重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,也為滙豐帶來不幸。要救香港,要改建香港一座又一座的魔廈!

李居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