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香港重回正軌有數計

一直以來,我們將香港稱為福地,並發展成為「東方之珠」,國際金融中心,從術家的角度,是有賴於「酉」金的加持,「酉」是醫療的「醫」字,是醬油的「醬」字,是金融及銀行的「金」。當年,香港割讓給英國,是依賴着西方「酉」金,為香港帶來了金融體系、醫療體系及民間的飲食文化,獨步天下。

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,中國生於1949年10月1日,是「酉」月,也是這個「金」的密碼,也就是英國給予香港的一切,中國同樣具備這個五行的密碼!

香港生於7月1日,是一個「午」火的密碼,靠着生於丑年(牛肖),生於辰日,而自得散熱好運之功。而「午」火最燒「酉」金。2014年甲午年,燃點了「火熔金」的悲劇,香港進入了一個開始倒退的運道當中,「酉」金蒙塵!目前大運行「辰」,辰酉六合為金,有運!但「辰辰自刑」,故香港人自戕招險,香港失運有點「自刑」自殘之氣運,是真的「攬炒」了!


香港以「酉」金開運
 

但是,2021年是「辛丑」年,正是「酉」金出頭之年,「丑」土牛年,具強大散熱功能,而且因「港」字有「巳」蛇肖而開金庫,金主西向,2021年必應「港」珠澳大橋的靈活開啟,而使香港從火毒中重生起來。可見,港珠澳大橋,是在2021年發揮其風水效應,打救香港的!

港珠澳大橋的興建,是折斷了珠江由北向南的龍氣,其風水格局是將香港納入大灣區及整個中國的經濟體系中,我稱之為「金蚌之珠」的風水局。對於香港這個一向標榜「國際大都會」的都市,以經濟掛帥,正合「北政南商」的風水格局,但香港一旦政治不安,便失去中國以南為商的風水格局,失其地緣的優勢,也就是說,香港是以「酉」金開運,以金融、醫療、飲食為世人所「尊」重(尊字見酉見金)而非以政治為其成就。

2021年是「辛丑」年,正正把香港一向的宿命用神,再一次加持在香港這塊福地上,就是說停止了政治爭拗,回歸經濟活動,以「酉」金為用,香港重回經濟掛帥的實體當中。「安定繁榮」就是香港的福氣。


2022年重歸繁華之境
 

而令香港沉淪的「火」大,在2021年已經無力肆虐。一方面「丑」為散熱之密碼,是年為「丑」年。「丙辛合水」,「辛酉」之金不再受火的煎熬,遇水地成合局。而火熔庚金的2020年氣運是一個七煞的氣局,七煞掌鬥爭,火熔金必見毒癘,也就是新型冠狀病毒之密碼!

香港是1997年的牛肖,其密碼是「亥」(應「金蚌之珠」的「珠」),「亥寅六合」2022年是寅歲虎年,正是香港「六合驛馬年」,相信大量的驛馬回歸,始於2020年12月雙子的衝動,人人浮動之勢,止於2022年,香港重歸繁華之境,苦海歸帆的一年!

香港人再忍耐多十二個月吧!2021年是一個大病初癒之年,香港維多利亞海峽依然清藍,觀虹彩處處,2021年12月必見驚喜性曙光。


政治騎劫經濟大衰退先兆
 

目今以經濟掛帥的國家,必比政治掛帥的國家更為強大。在經濟體系中,CEO都是授權任命,公司講求團結,服從強勢領導便會強大,從沒有選出來的CEO,經濟體系是目前世界的主尊。而墮入政治為先,霸權為上的政客文化,失去一股團結力量,陷於慌亂。選舉文化選出一個怎麼樣的總統,便主宰了國家的興衰,美國選出甚麼樣的總統,便行一個「未知數」的運。這種選舉的文化,千瘡百孔,確有問題!

這是一個講求團結富強的世代,安家樂業,國富民安是大氣候。這不是一個政治的年代,而是一個經濟的年代,強勢的領導決定一切!而拜登上台,必令美國衰退,但特朗普瘋狂,也過猶不及。政治將經濟騎劫,是大衰退的先兆。2021年,是扭轉形勢,邁向正軌的經濟豐盛年。而倒退只在失運人的心,不是人類進步的主流。好的領導令人信服,因此,一國一地之運,取決於好的領導!